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764507627 的博客

留住瞬间,展现精彩。

 
 
 

日志

 
 

【转载】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2017-06-08 13:04:37|  分类: 引-世界各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郵票迷《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时间过的真快,记得上一次来大都会博物馆,一转眼已过了两三年,那还是网易博友高扬先生来美开会回国路过纽约时陪同他们一块去的,博友有缘不远万里来相会的情景,仿佛就在昨日。

虽然之前也曾游览过大都会博物馆,每一次都是匆匆忙忙走马观花,今天是特地陪同来探亲旅游的亲戚一块去的,时间安排的还比较充裕,在馆里“逛荡”了5个多小时,又拍了许多照片留存并与朋友们一道分享。

每一次来都有新的体验与惊奇,因为馆藏也在不断的轮替更新,而这些藏品都来自世界每个角落,融汇了东西方人类5000年文明历史进程中的精华。

前不久在新闻里看到修饰一新的中国馆重新对外开放了,这是我期待已久的,今天当我看到中国馆陈列的艺术品,深为祖国璀璨的文明而感到骄傲与自豪。

我没对照片进行归类,只是瞧着喜欢的就发,没有国别、年代、种类等等之分,挂一漏万,以后慢慢再补充。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教堂模型(象牙雕刻)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陈列的艺术品都是价值连城的瑰宝,它们的材质分别以珍珠、金、银、宝石、翡翠、玛瑙、水晶、象牙、

珊瑚、琥珀等等不一而足,还有中国馆里盖着御览之宝的明清内府流出的名画和那些雕塑、宋瓷甚至大幅的壁画,佛像。。。又怎不令人感慨万千。。。。。。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上图摄于日本馆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阿拉伯世界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非洲那片土地有许多怪异的木刻雕像,莫非是外星人?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珍珠镶嵌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欧洲中世纪的盔甲骑士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尊双耳罐是在朝鲜馆拍到的。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摄于美洲馆(勇敢的印第安人铜雕)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西周青铜器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玉雕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不会是敦煌壁画吧,我没去注意壁画的介绍。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一组拟人化造型的陶瓷十二生肖,上下图顺序排列,老外也知道今年是鸡年,特地让它出列显摆。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公元9世纪的唐三彩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大都会博物馆背面紧挨着中央公园,环境优美。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中国馆里有个苏州园林,浓浓的乡味,使人格外亲切梦幻。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琥珀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汉玉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纽约印象之大都会博物馆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这是一篇不对外发表的日记 - 老郵票迷 - 老郵票迷的愽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